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楼道里的暴露狂
楼道里的暴露狂
我今年38岁,是个暴露狂。我家住在18楼,要赤身裸体地下楼去,乘电梯确实不是个明智的选择。万一我乘的电梯中途被人按到,以我现在这副样子,一定会在短时间内成为这个住宅楼裡闻名的贱货。于是我儘量不发出声响地走进楼梯间,走廊裡的微风从双腿间吹过,我感觉阴户微微一凉,脑子却清醒了许多。

  现在是上午九点多,週末的早晨,很多人还贪恋在温暖的被窝裡,走廊裡很少会有人走动。

  经过世钦几个月的调教,其实我对于裸体爬楼梯已经很习惯,在这栋住宅楼的楼梯间裸体行走也不是第一次,不过以前从没有在白天走过,也不会走这麽长的距离,加上担心淫行在这裡曝光的严重后果,所以心中不免有些紧张。

  我现在光着身子,不可能带家裡的钥匙,备用钥匙在世钦的手上,所以实际上我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  我咬咬牙下定决心,快步向楼下迈去。说是快步,但穿着15公分的鞋子,阴道裡还夹着一根粗大的假阳具,由于直肠裡塞着玻璃珠的缘故,屁眼又有些发胀,想要走快一点并不简单。

  我只有一隻手紧紧扶着楼梯扶手,一手按住下体的假阳具,挺起胸膛、双腿併拢,臀部左右摇摆着保持平衡,一脚深一脚浅地向下走。虽然这个姿势帮助我很好地保持了平衡,但如果被其他人看到,除了「淫荡不堪」之外,恐怕也没有更好的形容词了。

  由于紧张,我觉得自己的感觉变得比平时更敏感起来,週围任何一点细微的声响都让我疑心是有人在附近走动,但仔细去听,又发现全都不是,心裡这才稍稍安定。

  走下了五层楼后,由于假阳具随着身体的动作一直在膣壁上摩擦,我开始觉得下体灼热的感觉逐渐蔓延开来,那种亢奋的情慾不断地刺激着我身体的敏感部位,我忍不住握住那根假阳具开始自慰起来。

  这样一来,走路变得更加困难,但我紧张的情绪却随之放鬆,内心希望裸体被看到的愿望也激发出来,这一段路对于我来说倒比之前要显得轻鬆许多。

  由于灌肠的时间很早,早晨注入的牛奶在直肠裡已经折腾了半天,由于这一段摇摇晃晃的裸行,便意开始一阵阵袭来,屁眼那种肿胀感已经有些难以抑制。

  当我来到7楼时,我的阴户已经水淋淋地泛着妖异的红色,阴唇随着假阳具的进出一张一翕,似乎在召唤着真正的大鸡巴来狠狠地操弄一番。我的脑中开始有些「嗡嗡」作响,不断升腾的慾望在我大脑裡膨胀,伴随着下体不断传来的一波又一波快感,眼看我就要达到一个新的高潮。

  就在此时,一阵说笑声从我楼下传来,紧接着我就听到5楼楼梯间的门被打开的声音,下面的对话声一下变大了起来。

  「我家住5楼啊!出租的房间在8楼,这公寓楼层太高,电梯很难等,走楼梯方便得多。少年仔啊,你以后租住在这裡也应该多爬楼梯下去,免得活动太少啊!」一个欧巴桑的声音絮絮叨叨地说道。

  「好啊,您慢一点。」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声音,估计是个来这边租房的上班族。

  紧接着脚步声响,两人向楼上走来。好在那老妇人脚步不快,年轻人也被她拖慢了速度。

  我心裡顿时一慌,脑子裡一片空白。只剩下七层楼了,竟然好死不死遇到这种状况!很快,一前一后两个肩膀的影子在上下层的缝隙间出现了,我的双腿开始战慄起来,淫水竟然加速分泌,顺着大腿流到地上。

  再过一分钟,那两个人就会正面看到我全身光熘熘、下体一片狼藉、手握一根假阳具插得阴户淫水四溅的下贱样子了,那个欧巴桑只怕当场就要昏过去,醒来以后,逢人就会带着鄙夷的口气仔仔细细描述一番我现在的淫状。那个年轻人呢?会不会马上掏出大鸡巴来干我?

  可能是受了这种突然的刺激,我的便意也瞬间增强,直肠裡那些玻璃弹珠随着牛奶的涌动一阵阵冲击着我的肛门,彷彿喷薄欲出。

  被肛门的胀痛感惊醒,我立刻驱散脑中那些多馀的性幻想,急中生智地从下体拔出假阳具,向7楼的楼梯间门迈去。只两三步就走到门前,从玻璃窗裡隐约看到裡面没有人以后,立刻开门冲进7楼的楼层内,在门口蹲了下来。

  这裡其实就是电梯间,与住户家还有一小段距离,我稍稍放心了些,立刻竖起耳朵倾听门外两人的动静。果然两人没有注意到我的身影,一边讨论着租金行情,一边往楼上继续走。

  走到7楼楼梯间门口时,年轻人突然停了下来,讶然问道:「这裡怎麽有一滩水?」

  这一问我的心立刻提了起来,那是我阴户裡流出的不争气的淫水,要是他们顺着水渍推门来看,那我就真是万劫不复了。

  我的呼吸这一刻停滞了下来,脑子裡千头万绪,被发现了我会变成这一区的笑柄,老公会马上和我离婚,家裡人会马上知道我的真面目……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!我这时深深地为自己下楼时忍不住自慰而懊悔,如果自己能把变态的性慾稍微压制一点,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。

  「不要看了,我跟你讲哦,这层楼有个小顽皮鬼,总是在这裡撒尿,跟他家父母说多少次也不听。这现在的年轻家长就是不会教孩子……」欧巴桑唠叨地说着这几句话,在我听来却彷彿是天籁之音,我甚至在心裡开始感谢起这层楼的那个小顽皮鬼来。

  耳听着他们的脚步渐渐远了,我一颗心才落到了实地,因为惊吓而变得急促的呼吸却一时还没有恢复平稳。

  就在此时,我的心再次悬了起来!「阿姨,怎麽你光着屁股蹲在这裡啊?羞不羞啊?」我睁着震惊的双眼看着电梯间的那头,有个手拿玩具四驱车的八、九岁小孩,正同样惊讶地看着我。

  这孩子长相清秀,眼睛大大的,只是鼻子有些塌,在他这个年纪反而添了几分可爱。但这一瞬间我却顾不上评价他的长相了,我脑子裡转过无数个念头,心想这次还是注定要身败名裂,这孩子的父母肯定就在附近,等一会这孩子搞清楚状况后大声喊起来,我就要面临被这层楼住户围观的命运了。

  为什麽我会变成一个暴露狂呢?是我自己毁了自己的人生……绝望之下,我对膨胀的肛门也忘记要收紧,稍一鬆劲,两颗玻璃弹珠立刻随着一股牛奶从我肛门裡溅射出来。

  好在我马上发现不对,一瞬间就立刻用手按住了肛门,阻止了后面的玻璃弹珠和牛奶喷出,才不至于出现彩珠花炮一般的场景。

  那个弹珠尴尬地一路滚到了小孩的脚下,小孩愣了愣,脸上的惊讶忽然消失了,他放下四驱车,捡起那颗弹珠,抬起头来时却已换了一副兴奋的神情:「阿姨,你是变魔术的对不对?你全身光熘熘的,怎麽能忽然变出弹珠来?」真是好命欸!想不到直肠裡的弹珠再次帮助了我,我不禁为自己今早偶然想到要灌肠的决定得意起来,竟然连对眼下这个极度尴尬的状况都不觉得如何羞赧了。

  我忽然间有了一个主意,但在下一个瞬间自己残存的理智又把它否决了,因为实在是……太下贱了。

  那小孩见我不说话,马上回头望望住户那边,对我说:「阿姨,你等等,我叫我爸爸妈妈一起来看你变魔术!」

  正当他侧过脸去准备喊出声时,我咬了咬牙,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了,马上轻声喊道:「别叫!小朋友,你过来。」说着伸出手对他做了个「过来」的手势。

  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我觉得简直已经超过了羞耻的极限,但这种羞耻却刺激了我脑子裡最敏感的那根神经,让我无比激动,觉得全身都开始发热起来。

  那小孩怔怔地点了点头,也不怕生,向我走近了几步。

  我看他还算听话,心裡放鬆了一些,强笑着说:「刚才的魔术很神奇吧?是不是没看清楚?阿姨再给你变一次。」

  这时我的神智已经被自保的本能和那种发自内心的渴望驱使,完全抛下了以往的常识和道德准则,只见我把屁股微微翘起,屁眼对准牆角,略微放鬆了一下肛门。「啪」的一响,又有几颗弹珠夹着白浊的牛奶从我屁眼裡弹到牆上,再反弹到地上,滚了起来。

  我立刻再次用手按住了肛门,生怕在这裡一次性地「爆发」。

  做完这个动作,我的理智又有瞬间复甦,让我立即觉得羞不可抑,我竟然当着小孩的面可以做出这种无耻至极的行为,难道这几个月的调教真的让我连最后一丝廉耻都消失去了?

  小孩兴奋得边拍手变笑:「好厉害,好厉害,阿姨可以用屁眼变弹珠诶!」被他这麽一说,我更窘了,马上挥手制止他说话:「嘘~~小声点,这是阿姨和你之间的秘密哦!你要是能保守秘密,阿姨下次还变给你看。」这自然只是几句敷衍,谁知道那孩子却较起真来,说:「那下次我要怎麽才能找到阿姨呢?找不到我就跟爸爸说,要他帮我找哦!」我忽然想到7楼有一家的男主人认识我,万一就是这孩子的爸爸,听这孩子描述我长相、体型的话,我的麻烦就大了,只好说:「明天下午一点阿姨会在顶楼等你。」

  那孩子问:「下次阿姨还会给我表演屁眼变弹珠麽?」我顿时潮红遍佈满脸,现在连一个小孩子都可以这样调戏我了,我到底还能贱成什麽德行?看着他期待的神情,我只好回答道:「会的会的,下次阿姨会再变给你看。」

  「那阿姨你明天还是光屁股吗?我要看你光着屁股变哦!」那孩子愈发兴奋起来。

  这句话从稚嫩的小孩嘴裡说出来,那种不协和感使得淫靡的意味更加强烈,我只觉得话声入耳的瞬间,脑子裡「嗡」地一声,心裡的慾火被彻底点燃,我马上回答说:「当然!」然后就侧过身,弯下腰,就着按住屁眼的那隻手掰开自己股沟,把屁眼对着他晃了晃,好像在表明自己的信用。

  那孩子眨巴眨巴眼睛,视线却盯在我的屁眼上,好像想看出那些弹珠是怎麽变出来的,就要伸手过去摸。

  我的肛门这时正是敏感的时候,立刻回转身来要躲过他的手,哪裡想到这时候由于我是弯着腰,转过身来正好等于把乳房送到他手上,只听「噗」的一响,他的手已经贴在了我的乳房上。

  「阿姨,你的奶奶好大好软哦!我和我妈妈一起洗澡的,她的奶奶比你小多了。你下面的毛毛也比妈妈多。」小孩并不收回碰到我乳房的手,反而很感兴趣地抓捏起来。

  这时候我内心已是一片溷沌状态,也不知道是为了保护自己一心觉得要哄好这小孩子,还是沉浸在这种荒诞又强烈的情慾氛围中,就把他另一隻手也拿过来放在我的乳房上,对他说:「小朋友乖,你要是喜欢的话,阿姨以后也让你摸,只不过还是要保守秘密哦!」

  那小孩面有得色,一双手立刻不规矩地好像捏麵团一样捏起我的乳房来。

  我想这个年纪的小孩应该还不懂得好色,大概只是恋母情结和猎奇吧!但是这孩子胡乱的手法却对我产生了异样的刺激,尤其是他开始抓捏我乳头的时候,我感觉胸口一阵怪异的颤抖,下体又分泌出了很多液体,一滴一滴地往下坠。

  这时他的兴趣又已经转移到了我的下体:「阿姨你怎麽在这裡就撒尿了?我也喜欢在这裡和楼梯间撒尿,但是妈妈总是骂我这样是没规矩,是坏孩子。阿姨你也是坏孩子吗?」

  原来他就是老妇人口中那个小顽皮鬼。

  这时他已经把手伸到我的下体,左右手各捏住我一边阴唇向两边分开,看着我那已经湿漉漉的蜜洞,对这个他和妈妈洗澡时隐约见过、却没机会详细研究的器官细细观察,似乎是在思考为什麽女人下面没有小鸡鸡,却是这样一个洞洞。

  「阿姨这不是尿,这叫……圣水。阿姨就是有了这个才能变魔术的。」我眉头不皱一下就说出了这句谎话。

  我的身体已经淫荡到连幼童的抚弄都会有反应了,我对这个事实感到无比悲哀,但那熊熊燃烧的慾火却煎熬着我,让我想要做出更淫乱的行为,来使自己触摸到那彷彿已在眼前的高潮。

  「是吗?」这个回答显然激发了他的好奇心,他立刻举起几根手指深入我的阴道裡拨弄起来。

  随着那几根细细的手指毫不讲理地侵入我的私处,我只觉得下身一阵针刺般的快感由嵴柱瞬间穿到大脑,紧接着身体沉浸在一片甘美无比的酥麻中。

  如果从第三人的角度看,眼前的画面就显得十分荒谬了:一个全身不着寸缕的少妇,在一个十岁不到的孩童面前抬高乳房,分开双腿,右手按住屁眼,左手拿着一根假阳具,而幼童的手竟然在少妇的阴户内摸索着,少妇在幼童的抚弄下婉转承欢,春水潺潺……

  那孩子的手指继续在我的阴道里摩擦着,我下体已经黄河泛滥了,随着那种 高潮快来临的无力感,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按住屁眼的手也得以腾了出来,用 力抓捏着自己的乳房,以消解上半身灼热的麻痹感觉。 孩子似乎有些惊讶我的反应之强烈,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扭动幅度越来越 大的身体,虽然不明所以,心里却产生了一种掌控他人行动的成就感和主宰感, 让他很是得意。于是他更卖力地伸手在我阴户里挖弄,想观察我还能怎样反应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用力!对,用力……」那种彷佛把灵魂撕裂的快感让我忍不 住欢快地呻吟起来,也顾不得眼前只是个小小孩童,竟开始了淫言浪语:「阿姨 喜欢你摸我的大奶奶……阿姨喜欢你玩我的淫屄……啊……不要停……阿姨要来 高潮了……要来了……」 由于下体已经是水流湍急的状态,孩子稚嫩的手指在进出我阴户时发出了「 啾啾」的水声,这种淫靡无比的声响更进一步让我的意识接近崩溃,脑子里一片 空白,脑袋疯狂地摇晃起来,下身完全失去知觉,我知道我的高潮来了…… 「啊啊啊……」随着几声沉闷的低呼,两道白色的阴精从我的阴户中激射而 出,溅在我的腿上、地上甚至是那小孩的袖子上。而我激烈的情欲却没有随着这 些淫秽的液体离开我的身体,反而盘踞在我的四肢百骸之间,让我全身酸软无力 地颤抖着,只能保持着双腿大开的姿势,向那孩子尽情展示着我那被他的手指摧 残得又红又肿的湿滑蜜穴。 那孩子似乎被我失神狂乱的样子惊呆了,大大地张开嘴看着地上玉体横陈、 媚态尽显的我,眼睛里却开始出现一种奇异的色彩。这时沉浸在高潮余波里的我 显然没有余暇去思考这件事情将对我带来什么样的影响,但后来的事情证实了, 这次高潮又让我付出了更大的代价。 「这房子是不错啊!但是房价您还能不能再给点折扣……」 随着情欲如退潮般离开我的身体,我隐约听到了楼梯间里响起了之前来租房 的年轻人的声音,看来他们已经看完了房开始下楼了。这时我才想起佩娟给我下 的指令,一看腕上的手表,时间已经过了十五分钟。幸好今天灌肠得早,即使在 这里耽误了一次高潮的时间,却还有下楼的余裕。 再一抬头我就发现,那孩子正用看着生物课上被解剖的青蛙一般的眼神看着 我。我勉强对他挤出一丝笑容,扶着墙站起身来:「阿姨还有事,先走了哦!」 说完我就转过身去,略叉开腿把假阳具再次插进自己的阴道里,又迈起那种为了 保持平衡而不得不采取的扭摆步子,向门边走去。 「阿姨,我明天会去找你的哦!你要记得给我看光屁股啊!」 我听着这个令我头大却又无奈的约定,侧脸向他点点头,就推开门走进楼梯 间,只留给那孩子一个翘起丰腴浑圆臀部的背影。听着5楼「砰」的一声门响, 我知道之前的一老一少已经离开了楼道,于是放心大胆地向楼下走去。

  【完】